當前位置:首頁 原創長篇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本章來自《桃紅柳綠》 作者:張金豐
發表時間:2020-09-21 點擊數:123次 字數:

梁艷梅聽見慢慢伸頭咕噥道:“哼!新時代的油痞子,他背后的大字母,也不知是啥意思?總愛甩長發,故意做瀟灑,這是在‘裝燈’,哪有高貴氣?藝術家個屁!” 旁邊就有偷笑聲。

姚彩云嗔怪:“又犯老毛病?你就改不了?一點禮貌都不講?媽還在就敢這樣?眼里太沒人。艷梅媽可告訴你?聽你剛才發牢騷,咋能生氣?看不慣你吊兒郎當信口開河痞子樣。”講完重重嘆口氣。

梁艷梅就笑:“媽你坐下快坐下。”伸手就去拉。

見母親邊氣邊坐了,又說道:“媽,他的頭發比我長,從后一瞧簡直就是倆女的。媽,再看他的大胡子,活像馬克思?還是更像托爾斯泰或泰戈爾?我看和泰戈爾有一拼。媽,他肯定不是黨員同志,是崇洋媚外的二鬼子,媽會狠心把女兒就托給他?你就不怕公安局的找上門?”說完聽見好幾處都在嘿嘿笑,母女倆也笑。

笑過之后姚彩云就壓低嗓音唬著說:“笑得像條鼓眼魚,你別太得意,媽會聽你胡說八道?這種事情也敢哇啦不避人?瘋丫頭,等明后天搬了清靜地,媽再仔細告訴你,這是怎么回事情。記住了,不許再任性。”拍打她的臉,臉恨手卻輕。

梁艷梅就伸長脖子揚臉說:“媽,再打這邊才圓滿,據說圣經里講過。媽,我都三十了,那他該有三十好幾?想沒想過這里頭有大問題?” 姚彩云便小聲說:“沒問題,和你一樣都未婚,比你姐大兩個月。” 梁艷梅翻眼想了一會兒懷疑問:“媽?叫我來北京,是陪你呢還是專為我那事?” 姚彩云突然皺眉說:“你看你看媽忘了!梁寧想吃紅燒肉,不行就快中午了,我要立即走,你要好好的,啊?”起身就快走。

梁艷梅笑說:“媽,叫粱寧下午來看我,說小姑這么些年了,一直沒撈著見面,著實很想他。” 姚彩云便頭也不回地答說:“行行行,我得趕快回。”到病房門口回頭看,不放心地搖頭嘆。梁艷梅也嘆,望天花板自言自語:“孫子比天大,奶奶嘛。”
  這時有人問:“你是部隊家屬吧?媽媽做的什么工作?俺到明年就夠資格探家了。”聽是新兵梁艷梅問:“河南人?” 她應說:“對著嘞,俺家在農村。” 梁艷梅點頭:“哦,真是河南的,我媽媽是教書的。”不想告訴她又說:“我家三代都有兵,我曾經就是老兵。”說完背出部隊番號等了一會兒沒反應問:“怎么不喊‘老兵好’,軍糧白吃了?啊?” 這位說:“在咱這屋你算啥?旁邊這位大姐是,軍區通訊大隊的,正營職,立過集體三等功,她家更是三代軍人,爺爺是位老將軍。她騎摩托不小心,摔平鼻子暫時不說。“我對了,她的丈夫在西藏,正由職,也是軍人之家的。” 梁艷梅側頭:“她是說不出來吧?你是干啥的?為啥也住院?” 這位說:“俺和營長一起摔的。” 梁艷梅便忍著笑。突然看見吳吉偉,領來幾位白大褂,心中就一沉。

其中有位和藹老頭過來問:“嗯?怎么樣?看上去還行。” 吳吉偉對梁艷梅說:“院長親自來看望。“梁艷梅便掙扎著想要坐起來,痛得皺眉頭。院長笑瞇瞇的說:“病人不要動,一切我們來。”他開始了檢查詢問,然后跟人商量什么,最后大聲說:“那就轉到特診二區?”

沒人反對。

梁艷梅熬過這一陣,等吳吉偉送走他們回來時,再也忍不住,拍床大聲說:“你在折騰我!” 旁邊早有以為她蠻不講理的,說了句抱不平的話,然后把她給罵了。

吳吉偉不知怎么辦,笑也不是,不笑不是,悻悻然地退出去。
  其實梁艷梅不是性情乖戾,都怪被那一跤摔的,事情弄成這個樣,她也很煩躁,老大不情愿,躺在病床任擺布,于是心中怨:“來北京的頭個上午就撞這樣倒霉事。”自是懊惱。


  
我要: 投月票 打賞 送鮮花 砸雞蛋
作者文集|聯系作者|責任編輯:張金豐
對《第一百一十三章》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波多野结高清无码中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