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原創長篇
第46章 憂郁的小強
本章來自《失落的白樺林》 作者:遠遁
發表時間:2020-09-22 點擊數:123次 字數:

肖強他們一班九個同學來到莫斯科旅游。他們沒有報旅游團,一是為了行動方便,二是因為大家想檢驗一下自己的俄語水平,看看憑自己的實力能否看明白歷史古跡,能否正確理解東正教文化。反正大家心里有底,因為肖強的舅舅在莫斯科當導游已經許多年了,哪個景點好玩,哪個景點有什么獨特的歷史文化,他都十分清楚。

肖強來莫斯科雖然能順便探望一下母親,不過,他還是有點遺憾,因為好哥們兒申博文這次沒能同大家一起來玩。自從申喜躍出事以后,申博文就沒怎么上課,肖強每次同他通電話,他都在烏蘇里和他叔叔一起在研究怎樣搭救他父親。這次來莫斯科之前,肖強給申博文打了個電話,希望他能同大家一起來,也順便放松一下。可是申博文實在是沒有這份心情,他婉言謝絕了,同時祝肖強他們玩得開心。

申博文的女朋友阿克桑娜卻沒有表現出絲毫的不開心。雖然申博文這些天沒來學校,可是徐夢凡對阿克桑娜比往日更親熱了。他有時給阿克桑娜送花,有時請她吃飯、看電影,這令阿克桑娜十分開心。肖強等人看得出來,阿克桑娜早已將申博文拋到腦后了。

肖強他們還沒等取完行李,胡耀夫帶著一輛中巴已經在機場的出口處等候他們了。肖強剛出大廳,胡耀夫馬上上前抱住了他,他已經三年沒看見這個大外甥了。肖強見到舅舅也很開心,他忙把各位同學向舅舅作介紹。胡耀夫同大家一一握手,然后讓大家把行李放好,隨后上車向市內駛去。

賓館已經提前為他們安排好了。胡耀夫按照肖強事前給他的名單已經分好了房間,大家安頓下來后,胡耀夫把行程表發給了他們。表上有三天是胡耀夫帶他們游覽幾個著名景點,然后三天是他們的自由活動時間。大家休息了半個下午,晚上胡耀夫同他們一起共進晚餐。

晚飯后,胡耀夫帶著肖強去他母親的住處。肖強的母親名叫胡文雅,她在柳布利諾大市場附近租了一處民宅。胡文雅也有將近一年的時間沒同兒子見面了。她在肖強很小的時候就同丈夫離婚了,這些年始終自己一個人在外打拼。手上的錢雖說不少,可是有時候也覺得身邊空空的。這次兒子來了,她決定陪兒子好好玩幾天。

肖強在母親的懷里撒了會兒嬌,胡耀夫連忙叫停,說肖強你再這樣我就走了。胡文雅也笑了,肖強這才從母親懷里出來,給舅舅倒了杯水。

胡文雅免不了問兒子一些生活和學習上的事,問他畢業后是否打算來莫斯科同自己一起經營這份買賣。肖強說他還沒想過這些事。胡文雅滿口抱怨現在的孩子不立事。胡耀夫說,現在的孩子不惹事就已經是好孩子了。

胡文雅打算第二天歇業一天,陪著弟弟和兒子看看紅場和克里姆林宮。肖強說,媽,您想玩自己什么時候都可以,我和同學一起來的,還是和他們一起玩比較好。胡耀夫贊同肖強的想法,他建議姐姐照常去上班,明天游覽過后他倆再來家里陪她。胡文雅一想,弟弟和兒子說得也在理,于是也就不再堅持。

在接下來幾天的時間里,肖強每天都是傍晚同舅舅來母親住處,早晨早起后回賓館同大家取齊。他們參觀了紅場、瓦西里升天大教堂、克里姆林宮、普希金博物館、特列季亞科夫畫廊等著名景點。胡耀夫看得出來,這些學生的文化底蘊并不深,他們不懂基督教的歷史,甚至沒有人讀過《圣經》,所以對那些西方大師的雕塑及美術作品不可能有些許的理解。青年們多是走馬觀畫地逛一遍,目光多被色彩和裸體所吸引,對作品旁的說明文字卻無人問津。

肖強的心則更為失落。他的失落并不是因為自己看不懂博物館中的展品,而是因為他明顯地感受到了人走茶涼和世情淡薄。曾幾何時,阿克桑娜和申博文形影不離、卿卿我我。肖強知道,兩個人已經有肌膚之親了。可是,申博文家里一出事,阿克桑娜立刻就“換人”了,這不能不教肖強對申博文充滿深深的同情。他鄙視阿克桑娜,更鄙視徐夢凡,他總是離他們二人遠遠的。

令肖強煩惱的還有一件事,那就是這幾天舞思愛總在有意地向自己接近。她總是問胡耀夫一些問題,似乎是對博物館中的展品很感興趣。不過肖強知道,她這是附庸風雅。她多次向肖強打聽胡文雅的事,肖強知道,只要他說一句“有時間到我家里玩呀”,舞思愛立刻就能答應,也正因如此,肖強始終沒敢提這句話。

肖強倒不是討厭舞思愛,說實話,舞思愛還是挺漂亮的。可是,即使比舞思愛漂亮十倍的姑娘來追肖強,他也不會動心。因為,肖強不喜歡女人。

上初中三年級的時候,胡文雅曾經給兒子找了位英語老師補習英語。這位老師不開班授徒,胡文雅是通過朋友介紹,人家才同意肖強上門補習的。老師姓藺,三十歲,單身。

藺老師是外鄉人,在這座城市里沒有什么親人。肖強欣賞他的才華,同時也被他的為人所征服。那年中秋節,肖強向母親提出,自己要陪藺老師一起過節。胡文雅聽兒子說過,藺老師在這座城市里沒什么親人,也沒有女朋友,于是,她答應了兒子的請求。

藺老師的住處很擁擠,只有一張單人床。晚飯過后,二人一邊賞月,一邊談些英語學習的事。漸漸的,時間越來越晚,肖強始終不提告辭,藺老師也不好意思逐客。后來,藺老師說,要不你在我這里將就一宿?肖強正求之不得,當然就爽快地答應了。

二人擠在一張床上。藺老師并未多想,因為他知道,肖強離開自己的父親很久了,孩子心靈上有些缺失父愛。正在他迷迷糊糊之際,藺老師感覺到,肖強的手摸向了他不該摸的地方。

藺老師如夢方醒,他教肖強馬上回家。肖強不走,藺老師只得將他推到了門外。肖強站在門外哭了,口中大聲喊著:“爸爸!爸爸!”

藺老師一時間被弄得不知所措,他搞不準肖強對自己倒底是一種什么樣的感情。他既不能答應肖強,同時又怕傷害了他。他將耳朵貼在門邊,待聽得肖強漸漸遠去的腳步聲,一顆心才慢慢地放了下來。

肖強在藺老師這里沒有找到心靈的慰藉,使得他變得有些抑郁。他在一年年地長大,眼看著昔日的玩伴一個個都有了心愛的女朋友,可他自己對這些青春活潑的女孩卻沒有什么感覺。所以現在舞思愛越是靠近他,他也就閃得越遠。

莫斯科的六日游很快就結束了,可是肖強并沒有心情回學校上課。他想到雅庫茨克去,一是去看看昔日的同學兼好朋友寧皓,一是看看勒拿河和柱狀巖,好借此放松一下心情。

肖強的打算被舞思愛給摸到了。當其他同學搭飛機回海參崴的時候,舞思愛留了下來,她說她要到雅庫茨克去了解一下那里少數民族的生活情況。肖強沒有說什么,因為他雖然不喜歡舞思愛,不過也不能說就十分地討厭她。

胡文雅將兒子一直送到機場。看到這個阿美族姑娘始終圍繞在兒子身邊,胡文雅的臉上泛起了笑容。她認為兒子不承認姑娘是自己的女朋友是覺得感情上還不是十分成熟,因為她絲毫沒有意識到肖強在性取向上有什么問題。

寧皓陪肖強暢游了勒拿河。沐浴著迎面吹來的涼風,頭上有比翼頡頏的白鶴,腳下是碧藍清澈的河水,肖強頓時覺得身體內外一陣清涼。游人在威武的自然景觀面前雖然顯得十分渺小,可是人身上這千載難解的情感密碼又豈是神仙和上帝所能解開的?書上常說,人的心如海底的針,可是肖強卻覺得,人的心就像是地下的化石,里面的秘密緣自于亙古洪荒,窮人類終身之力也只能管窺一豹而已。


  
我要: 投月票 打賞 送鮮花 砸雞蛋
作者文集|聯系作者|責任編輯:遠遁
對《第46章 憂郁的小強》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波多野结高清无码中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