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短篇小說 > 圈子

圈子  作者:伊水頌

發表時間: 2020-09-13  分類:短篇小說  字數:5160  閱讀: 382  評論:0條 推薦:4星

 
  
  自按:本故事純屬虛構。
  
         夕陽殘照。
         水庫邊,一年輕男子,紫銅色的皮膚,上下僅著一條褲頭,正無力地向水產派出所民警辯解:“你們為啥帶我(走)?”“因為你違法捕魚!”民警同時抖了抖手中的魚網和地上的一袋魚。年輕男子還在繼續說著。
  “爺爺,那人(光身男子)咋了?”圍觀的人群中,有個爺孫倆,那孫孫約五、六歲,胖嘟嘟的,小平頭,天熱,上身短褂,下身褲頭。
  “水庫是公家的,他(光身男子)在里面撒網結了一個圈子,再把圈子里的魚逮著,賣錢,把公家的東西裝到自己口袋里,違法啊。”爺爺說道,胖嘟嘟的眼皮撲棱撲棱了幾下,仍似兩個大大的問號。
  路邊有個工業區,區里有幾個單位,老白是一個單位的頭,老白喜歡別人喊他老大、老板,每當聽起來,臉上笑瞇瞇的,受用。
  老白常反對的事是:搞圈子。大會小會強調過幾遍,要求職工團結奮進。
  這天,老白把幾個肯在一起的人叫到辦公室里,示意關上門。“大家有啥(事)沒?說一下,”老白邊說邊看著幾個人。
  其他人你一回,我一報,說完了自己手下的事。
  老白很忙,平日里,見首不見尾,對單位的一舉一動,卻能掌控自如,很神通。
  老白說:“單位這次這個活,誰干都是干,你們有合適的人干也行,貴點便宜點要分寸好,但質量必須干好,”
  “鐺鐺”有人敲門,進來了幾個民工,老白看了眼,話沒停:“我們  剛才學習的文件,大家要認真領會啊”
  “是這樣,白X長,俺們上次在咱這干了點活,請您簽個字,”民工彎著腰,笑著臉,遞過條子。
  “哈哈”低聲淺笑:“老鄉,財務報批有制度呀,主管人先簽,再到我這,”老白順手把條子滑了過去。
  民工看了看其余的幾個人,走到一人身邊:“x科長,你主管的,你簽一下吧,這點工資,跑了幾回啦,”語氣中似有祈求。
  “那,那這樣吧,你們先回,你看,正開著會研究事情呢?隨后鑒”x科長說。
  “那,好吧,”民工滿臉無耐而又斯文地說:“您們先開會,我們出去了。”
  “哐鐺”帶上門的聲音。
  “那活,自己人干,也別出質量問題,誰出事誰負責!”老白見門關上后,話又回到了正題:“大家管好自已的事,不要讓產生閑話,”忽然又提醒到:“明天,(領導)班子會上,你們幾個意見要注意統一,”看了下時間“誰還有啥沒?”,大家或搖頭或說沒了,稍停,“也不早了,咱(們)還是到那個地方吃點吧。”“分開去啊!”x科長加了句。
  第二天,班子會,老白先發言,說的是:號召全單位同志認真學習政策精神,做好人民公仆,團結一致,廉潔奉公,緊跟黨走,永葆革命不褪色。真摯動情,字字千鈞,說到激動處,三、二下揮臂。接著,各職能部門,依次發言,畢。主持人說到:“下面討論基建事宜,關于我單位職工中心的改造問題”,“啊唉,這兒我先插一句,”老白說“關于職工中心改造這個問題,大家有贊同的有不贊同的。贊同的說,這件事有利,能夠改善職工們的文化生活;不贊同的,說其弊,都知道,咱單位財務緊張。今天,借這個會,大家再好好議議。”主持人:“現在自由發言”,一時,大家暢所欲言,歸納起來還是不外呼那兩種觀點。當x科長,和接下來的幾位再發表意見后,不贊同的人中,好象有些成了明白人了,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表示思想通了,贊同改造,而還有一些卻也三緘其口。主持人看在眼里,開口說道:“現在舉手表決!”。最后,沒一點毛病,全體通過。而后,會議又安排了幾件具體事:×科長著手職工中心改造事宜;李科長負責衛生達標問題;馬科長負責單位的幾間門面房問題。
  x科長負責職工中心改造項目,也屬水到渠成,因為他主管這方面工作。而社會上有幾個小工頭,不知從哪里很早就聽說了這事,神乎,知道這事一定是x科長主管的,也想干這活,于是呼,各人做各人的攻關工作,每次見面,話里話外,給人的印象,那是比親人還親。只不過,×科長,這次內心已定。x科長久耕職場,手下自有一套人馬甲,平曰里,隔三差五輪點活,倒也滋潤。這件事上,當天會議結束后不久,他就給甲打了一陣電活,兩人笑談甚歡。其結果,是甲順利接得這活,各工頭也沒誰說什么。很快,老遠就能看到,職工中心的上空升起了一面不大的小旗,迎著風呼啦啦作響,地面上,人影來來回回,開工了,忙的不亦樂呼。
  李科長正匆匆忙忙地拿著一疊材料去蓋章。 負責衛生達標的李科長,這幾天是真忙,由于驗收期限將至,而手頭工作,光要補的表冊就還有一大堆,他拿起電話,將工作一一分解,安排下去,辦公室人員,人人有事,包括他這個主任科長也不能閑著,非常時期,特殊措施,下了死任務。屆時,若沒差錯,只要各人的任務放在一塊拼接下,就象用積木拼裝圖形一樣,事情就完成了。但他,心中還是很有擔心的,各人所造表冊或寫材料時,涉及的日期時間是否會亂,不能破綻百出。他必須時刻操心,一是職責使然,二是他也清楚,就他這個位置,好幾個人在眼瞪著呢,他更清楚,只要他不犯原則性錯誤,這位置還是比較牢靠的。他也曾試著,進圈子看看,但幾次后也就作罷了。圈子里面一如網格,縱橫交錯,就算他是根繩子,一質地是否一樣?二這繩子向哪里攀?向左?向右?沒人引導,終會擠占他人空間,李科長忽然明白,里面本沒有自己的位置。
  馬科長,四方臉,外表威猛高大,不茍言笑,自律操守,職工中的傳說很正派,這也是職工們心中還燃著的點滴希望。×科長幾次領命來請馬科長,與老板共進晚餐,都被他以各種借口推辭,一度,單位里甚傳老馬“不識抬舉”,這事若不是老白出面平息,說這是莫須有的,讓大家不要輕信謠言,傳的還會更遠。馬科長,這次領命的門面房問題確也棘手。
  由于某種原因,單位在城里有幾間門面房,一間大的,一二百平,幾間小的,每間二、三十平,分別租賃給幾戶人家。按說,租賃戶各人做名人的生意,應也相安無事,但偏偏遇到的是李四,就是那間大房子的租賃者。坊間傳說,李四本是一個貪得無厭、蠅蠅暗道之人,他有幾狠:對自己狠,穿著長年看似很舊,少換新衣服;心狠,我要走的路,好象只準我一個人走;出手狠,整天鼓搗事,為達目的,金錢開路,卻又練就的嘴不嚴,不用一陣,大家都知道他在這××身上化了多了、那xx身上發了多少。李四心中主意要把傍邊那幾間房子占了,就走起暗道攆其他人。好吧,即使你成功了,恐怕手中也得抓幾個有頭有臉的人當槍用用了,一個人怎能走完天下的路呢?李四這心思也有遇見麻煩的時候,因為關于那幾小間門面房又有新的傳說,說的是,圈子中出來的消息,圈里有人的親戚看中了這幾間房,有形有色的,很難說其假。反正,現在單位讓馬科長來辦這事了。
  馬科長呢?對這事也有耳聞,他特意敲開老白的辦公室:“白x長,我去收房子,理由咋說呢?”
  “啊……,”思考狀:“就說上面文件精神!把那幾間小的收回來。”
  “他們會不會問,大的為啥不收回?要看文件咋辦?”
  “這就看你了!”老白底頭看起了報低。
  馬科長退了出來,有時,直白并不是簡單。
  馬科長不得不先和商戶見見面。商戶們也猜到早晚要面見的。因而,商戶們直奔主題:“馬科長,先不說別的,你看,合同還不到期!”很明顯,合同理由之后,后面還有其他要說,一件一件慢慢說。馬科長知道,說事情一要占理,二不能硬來,法治社會。直觀告訴他,這件事單位違規。只有再匯報了,也就侃了陣大山,說說笑笑的。
  職工中心正在緊鑼密鼓地改造著,用了一種材料,數目較大,甲特向×科長匯報,×科長看著購物價格表,抬手將單價100元改為200元,發現甲的目光有點猶豫,“嘿嘿,還不相信我?”x科長說。
  李科長站在辦公桌前,高舉雙臂,大大地伸了一個懶腰,終于趕在時間節點前完成了任務,想想,只等上面來驗收了,臉上露出了些許笑容,那笑容有點勉強。
  馬科長,心中有一百個不情愿,不情愿攬這事,但他是一個原則性強的人,個人服從單位(分配)。幾年了, 他很郁悶,曾幾次向上級請示動動地方,但上級的答復差別不大:年輕人,要經得起磨練,好好鍛練。他不知道,其實單位也以‘不合群’為由,幾次想要上級將其調離,但上級似乎是有意又或似忘性大,總之,直到現在,他還穩穩地在這兒,只不過是邊緣了點兒,這反兒加重了一種隱隱的擔心在單位中的彌漫程度。
  衛生達標驗收團來了,本想會是一個非常隆重的場面,當一輛不算大、也不算小、不算新也不算舊的商務車,經過門衛放行,停穩在單位廣場后,從中魚貫而下地走出一小隊人,精神,質樸,接地氣。一番接洽,是驗收團。 一眾人來到辦公室,單位打開了裝的滿滿的材料柜,驗收人員一項一項細細翻閱,偶兒對上幾句話。一陣之后,又步行單位內部,返回會議室。在大家似乎還沒認準誰是頭的時候,只見其中一人,擦了擦眼鏡又戴了上:“搞好衛生,利國利民,衛生達標,旨在還人民一個健康的生活場所,但衛生達標不是做表冊與文字材料,不是簡單地把地面掃干凈,那是實實在在的付出,表冊和文字應是在這實實在在后的忠實記錄。”幾句話,使人汗顏,結果便知,誡勉再創。
  針對衛生達標驗收,那是立過軍令狀的,如今這狀態,不敢怠慢,單位立即召開了擴大班子會議,批評,檢討都是次要的,當務之急是怎樣展開下一步工作?幾番商定,拍板:老白組長,副職副組長,下設科長組員若干。先外出考察,再制定具體措施,群策群力,少吃一頓飯,少睡一宿覺,那怕瘦掉一斤肉,下次過關。“散會!”絲絲沖氣撲鼻。
  勞動可獲得薪酬,國家法律保護。想著家中的諸多用錢地方,懷著對工資的熱切期盼,工人們辛苦求作,職工活動中心改造工程完工了,驗收、交接,典禮,一派新氣象。不幾日,一張滿是紅章與簽字的項目結算單,擺上了財務室的桌面,立馬它就要變成金錢了,接下,帳一或帳二,更是這單子的落戶地。兔子為了生命,多建了一個窩,或給窩多留了一個出口,人們說它狡猾,狡兔三窟。兔子哪里如人呢。
  馬科長的門面房問題,進展緩慢;衛生達標驗收,幾乎從頭再來;上一級領導,為這事還做了專門約談。這般地,季如秋雨連綿。
  這幾天,單位突然又抽調了部分職工,停產培訓,要求背會若干內容,說是上級部門要到單位進行廉政調查。有了上次的衛生達標之鑒,也為了單位的集體榮譽,這次,單位號召大家:拼,拼一把,背會背熟。
  又是一天的降臨,迎著初升的太陽,上班去,路過一木結構建筑,一個干部模樣的人和幾個民工正在忙乎,問之,說:別看這柱子,外表光鮮,里面有蛀蟲,快將柱子蛀空了,危險,換了。繼續前走,單位就在前方,遠眺之,但見:那鋼筋混泥建筑群,棱角分明挺拔,莊嚴神圣。快到辦公室時,突然,內急,碎步來到那房門口,剛要進去,“轟、轟、轟”,一群蒼蠅飛舞。
  后云:掬一捧清泉與心語,植萬碧綠樹結眉愁。

編輯點評:
對《圈子》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波多野结高清无码中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