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雜文 > 閑閑書話 > 觀文天祥書

觀文天祥書  作者:龔敏迪

發表時間: 2020-09-21  分類:閑閑書話  字數:1213  閱讀: 282  評論:0條 推薦:4星

《后漢書》說:“蘇章、種暠、欒巴,牧民之良干。”蘇章留下了一個生動的故事:東漢順帝時,他任冀州刺史,“故人為清河太守,章行部案其知其奸臧。”於是“為設酒肴,陳平生之好甚歡。太守喜曰:‘人皆有一天,我
 

《后漢書》說:“蘇章、種暠、欒巴,牧民之良干。”蘇章留下了一個生動的故事:東漢順帝時,他任冀州刺史,“故人為清河太守,章行部案其知其奸臧。”於是“為設酒肴,陳平生之好甚歡。太守喜曰:‘人皆有一天,我獨有二天!’章曰:‘今夕蘇儒文與故人飲者,私恩也;明日冀州刺史案事者,公法也。’遂舉正其罪;州境肅然。”

到了南宋末年,謝昌元在〈座右自警辭〉中卻說,蘇章的這個行為是“賣友買直,釣名干進爾。”理由是,“觀其一天二天之說,是必巧言令色之鮮仁,而非直、諒、多聞之三益也。然既知之,有平生故舊,適然相逢,只當忠告善道,委曲勸勉,使之悔過遷善,或使之自作進退。”如此,蘇章就不是益友,而是損友。可是清河太守自己說了:“我獨有二天”,說明他已經知罪,而且以為蘇章會包庇自己,“巧言令色”是說不通的。于是就產生了許多疑問,比如怎樣才能“使之悔過遷善”?難道就因為周公說過“君子不弛其親”,就要“使之自作進退”,不追究責任了?

韓愈哀嘆,失意就有人反眼不認人,投井下石;蘇軾也說過,官員為了爭得半年考察過關,雖然是殺人勾當也敢為之,這固然可以說是世風日下,可是就因為是“故人”,要互相包庇,才符合“周、孔垂訓,必歸之成德”嗎?這個“座右自警”是不是給別人看的?

風雨飄搖中的南宋,官員大多像清河太守一樣有奸臧的毛病,無奈南宋仍然不得不依靠這些「故人」苦撐下去,也許,這才是文天祥書寫本篇,用以安撫籠統的良苦用心。

最終,元軍打來了。清人萬斯同的《宋季忠義錄》載:“(袁)鏞悲憤激烈,約沿海制置使兼知慶元府趙孟傳,將作少監謝昌元共御敵。”他們讓袁鏞先行,答應自己帶兵后繼。袁鏞遂奮然獨往,而趙孟傳、謝昌元已經自作進退“獻版圖迎降矣”。

全祖望的〈陸字鐤墓碑銘〉也載:“昔德祐之際,謝昌元贊趙孟傳誘殺袁進士以賣國。”而袁鏞則表現出了“生則宋臣,死則宋鬼”的氣節。文天祥寫此文于咸淳九年(一二七三)年六月,離謝昌元投敵不過二年有餘,景炎二年(一二七七),謝昌元六十四歲,元世祖忽必烈“仍命子召昌元入朝”,於是這個南宋“故人”,通過早已投敵的兒子,“奉圣旨,隨駕上都”,并留京任官十四年,活到了七十九歲。而這件文天祥書法精妙的書卷則留存至今,不免要令觀者為之感慨良多。

原載《人間福報》2020年9月21日


編輯點評:
對《觀文天祥書》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波多野结高清无码中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