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風光游記 > 賞梅踏春元灣行

賞梅踏春元灣行  作者:李寶珍

發表時間: 2021-02-27  分類:風光游記  字數:1814  閱讀: 227  評論:0條 推薦:4星

縣文聯準備組織踏春、賞梅、聯誼、文學攝影的創作活動。為此,掃花軒主先建了一個名叫“梅花引”的新群,便于大家學習交流。為鄉村振興助陣!
 

 

  德亭元灣梅園的梅花開了。

  縣文聯準備組織踏春、賞梅、聯誼、文學攝影的創作活動。為此,掃花軒主先建了一個名叫“梅花引”的新群,便于大家學習交流。為鄉村振興助陣!

  這不,還未正式成行,“梅花引”群就先自熱鬧起來啦。愚子老師以梅為題,先在群里發了個“千年梅君子,萬世花主人”的上聯,向廣大文友們征求下聯。一石擊起千重浪,有對“一朝拜圣賢,百載苦修身”的,也有對“一代墨客臣,三生書香門”的等等,可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黃老師的詩作,神速的出來啦:“夢里依稀登五崖,畫外繽紛滿影屏,且待明朝身親近,不負花魁傲寒情。”還有位文友發出了“梅花本無意,只因人多情”的感慨,來預祝大家梅園盡興!

f620882c930dbc40d1d9f39b84484a4.jpg

  正月初十上午,當我們一行來到元灣村委時,剛好趕上梅園的開幕式。只見村民們穿紅著綠,一身艷裝,敲鑼鼓,劃旱船,踩高蹺,扭秧歌,彩旗飄飄,人聲鼎沸,載歌載舞,熱鬧紛繁!

  隨后,我們翻越一架山嶺,即來到了地處坡頭山岰的那片梅園。只見成百上千株梅樹分散在層層梯田里,錯落有致地環繞在三面坡地上。最下面是個池塘,像聚寶盆一樣嵌在山坳的底部,與梅園里的梅花相映成趣。池塘里,一群白鵝在自由自在地游來游去。梅園里的梅花有紅梅,白梅,甚至還有綠梅,競相開放,像一張張笑臉迎接四方賓客。

  一條條小道彎彎曲曲的,從梅園中間穿過。攝影師們在小道旁、梅樹下或站,或蹲,或坐,對著紅紙傘下的古裝美女拍照。青青老師的學生們,用古箏為大家彈奏《高山流水》《梅花三弄》等古典名曲,為賞梅踏春的人們平添了一份優雅的氛圍。

  黃老師拿出鋼筆,在為梅園春景作鋼筆速寫畫。與此同時,他手里的相機也在不時變換著拍攝的角度,包里或許還放有梅花的剪紙,這是黃老師的拿手好戲!白老師正在梅園為愛妻拍照。他是縣教育界的名人,游泳、攝影、養花、寫作都是他的愛好。他每天發在群里的《白老師語絲》,是我喜歡閱讀的文章!

  正是踏春的好時節,才女“美麗的雪″也帶著愛人和外孫女來啦!順便把她的新作《一切,為了愛》在梅園里贈給了文友們欣賞。

  掃花軒主自來到梅園后,一刻也沒停下。從活動組織到作品編輯,從考證到拍照,是最辛苦勞累的人。他的年輕能干、才氣和熱情,也令我們十分敬佩!

  飛花和愚子這兩位詩壇才子,正在梅園觀看朗誦會。有位綠衣美女,正在深情的朗誦飛花的新作“梅花吟”。有說這是飛花的愛人,夫唱婦隨被他們演繹的淋漓盡致。愚子的孩子則用街舞的方式,唱著歡快的歌曲,贏得了大家的陣陣掌聲。

  還有一位文友,在梅園里忘我地唱著情歌。經商的他,在疫情之中的日子可想而知,他正對著曠野的梅花一展歌喉,好像尋到了知己……

  在對面的懸崖峭壁間,也有攝影師們正對著老梅樹拍照,群里發出的攝影作品令人震撼!帶來的精神愉悅無法描述!

  古往今來,愛梅者甚多。宋代才女李清照曾在她的一闕《漁家傲》詞里吟道:“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點綴瓊枝膩,香臉半開嬌旖旎,當庭際,玉人浴出新裝洗,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瓏地,共賞金樽沉綠蟻,莫辭醉,此花不與群花比。”

  還有陸游的《詠梅》“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艷陽高照,和風送暖,藍天里的白云升騰起來像一匹駿馬。在這柳綠梅紅的季節,人們笑語盈盈,或拍照或暢談,宛如行走在世外桃源。斜靠在一棵梅樹枝上,聽著文友們的朗誦聲。笑聲和唱歌聲,與遠處的古箏聲交織在一起。我想:即使沒有雪,沒有雨,此行也是圓滿的。正如飛花君所云:你也許是為了尋找一朵花,也許是為了尋找一個人,或許是尋找一個春天……

  感謝文聯領導們的組織和協調!感恩梅園主人的盛情款待!感激文友們的溫馨陪伴!

  愿我們都能像梅花一樣,凌寒獨立,自強不息!


編輯點評:
對《賞梅踏春元灣行》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波多野结高清无码中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