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生活散記 > 刨黑藥

刨黑藥  作者:楊建保

發表時間: 2021-02-28  分類:生活散記  字數:2304  閱讀: 218  評論:0條 推薦:4星

 

“豬苓是黑藥,長在南山坡;疙瘩跟前找,找到是一窩;利水治多病,換錢過生活。”

在我們豫西伏牛山中,眾多中藥材里,豬苓是比較貴重的。它是一種菌類,喜長在高山陰坡一面腐朽樹樁(樹疙瘩)下及地表淺層。樸實的老鄉們用上述幾句順口溜,就把豬苓的別名、生活環境、生長狀態、藥效和經濟價值描繪的異常生動。

那些年,因為窮,只有靠山吃山,大山里的物產成了主要經濟來源,豐富的中藥材資源養活了很多人。成群結隊的鄉親們帶著干糧到南邊黑壓壓的群山里刨黑藥,運氣好的一下子能刨幾百斤,瞬間改變家庭經濟狀況,馬上就可以蓋大瓦房;更多的人則是“出空坡”,東刨西挖,忙碌一天,一無所獲,怏然回家。因為黑藥值錢,每日里進山尋藥的人絡繹不絕。大約一九八八年暑假快結束的時候,十六歲的二哥跟著一班人要進山刨黑藥。我著急跟著去,二哥說,你認得啥是黑藥?恁遠的路,去了只會拖后腿!我不聽他的話,咋說也沒用,我遠遠跟在他們后面。

二哥發現了我在尾隨,很生氣,又是吵又是罵,我不聽,他們走,我也走,他們停,我也停,就那么不遠不近跟著。二哥氣壞了,用石子投擲我,我靈巧的躲開了,還是跟著他,他一惱,索性也不管我了。

二哥一直對我很好,他心軟,怕我去受苦。

攀到大山深處,已經是快中午了,大家分散開,刨著挖著,滿身大汗,都說自己所獲不多。其實有的已經刨了好幾斤了,只是不“露富”而已;還有的發現后黑藥窩不說話,掩飾著內心的激動,悶聲不肯發大財;有的人沉不住氣,看見一個就大喊:“找到了!”,眾人蜂擁而至,你搶我奪瓜分之,幾乎能反目成仇。

午后,大家聚在一起吃干糧,比較收獲。有的把袋子坐在屁股下面不讓看,有的人只刨了幾個,干脆不要了,扔給了別人;我和二哥也是一無所獲。二哥給我掰了半個干饅頭,啃不動,好不容易吃一塊,滿嘴碎饃渣,咽不下去。二哥遞給我一個空玻璃罐頭瓶,說,你下到河邊灌點水喝。

我拿著罐頭瓶,爬過荊棘從,繞過大石頭,穿過松樹林,來到小溪邊,撥開水面的樹葉,“咕嘟咕嘟”灌上半瓶水,自己先喝一陣,再灌上一滿瓶子,捧著瓶子小心的往回走。

路過松樹林的時候,是個斜坡,滿地厚厚的松針,滑溜溜的上不去,用力一上,我咕咕嚕嚕滾倒了,瓶子也甩出去了。倒是不疼,我用手支撐著要站起來,突然覺得手下有個東西咯住了。拿開手一看,是個黑乎乎的圓東西,像是黑藥。扒開周圍的松針,一片黑藥頭齊刷刷的露了出來!

這是一大片黑藥窩!我激動的喊:“哥!哥!快來啊”

二哥嚇得不得了,以為我遇到了野獸,飛一般的竄了過來。

我說:“哥,看!”

哥說:“別吭氣!”

山頂上的人問:“咋了?你弟弟?”

二哥說:“沒事沒事”。回答著趕緊在那片黑藥窩周圍用棍子頭劃了一個很大的圈。這也是規矩,圈內是我的,圈外你們隨便挖。

時間一久,他們覺得有異常,都探頭探腦的下來啦,先是驚訝,再是眼紅,罵罵咧咧的開始在周圍慌著尋黑藥,幾乎都有收獲。

下山的路上,他們對二哥說,你弟弟要是不來,你今天就是“出空坡!”;也有的說,弟弟不來,咱們今天差不多都是白跑一趟!還有的說,估摸著你們兄弟倆今天弄的有五十來斤!

回到家稱了稱,果然,濕的50多斤。曬干后,拿到鎮上賣了,換回了化肥、磷肥,種麥子正好用得上。

之后,二哥進山刨黑藥都帶著我,不去也不行,不聽話就揪耳朵,跟著他跑了幾趟,均是一無所獲。

今年過年跟二哥視頻通話,說說這,說說那,扯到了那年挖黑藥事上了,二哥說你還記得不?我說那咋會不記得,二哥哈哈大笑,說咱運氣不賴啊!

我說有空回去再一起挖黑藥啊!二哥說,算了吧,這會都是封山育林了,讓保養水土,人工種植黑藥的多去了,還上山挖黑藥呢,抓住就罰!

往事如煙,回憶起來盡是美好和有趣。

編輯點評:
對《刨黑藥》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波多野结高清无码中文观看